追蹤
Ascensional Moment
關於部落格
《導覽注意》
● 本部落格圖片及網誌為個人心血創
作未經同意不可擅自取用

● 相簿 相債付款中~XD
澳洲打工WH 更新

● 網誌 澳洲試煉~
●工作歷分享
前所未有挑戰中~
  • 216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官場現形錄10~ 大咖退居幕後小咖奔網咖

     網咖這個名詞 相信傳到一般台灣家長耳中必定是個反面到不行、危險到不行的場所,我家也是如此,投履歷的時候還是偷偷摸摸進行的!
原本我也沒打算把自己放於危險之中,只是在南部錄取工讀生的產業莫非服務業為首,以距離和時間為考量,不可能選擇過於遙遠的工作地點,
加上極度希望擁有自己的時間,再三考量與實地探查後,還是決定把履歷投到名叫做 藍X的網咖。
這家網咖在1111上頭標示的地點、照片與我面試投履歷的網咖可是大相逕庭,簡單說該公司有兩家分店駐守於台南,其中一間標榜家長可攜帶小孩前往、
提供政府巡察人員抽查聖地等等 諸如此類良好環境;而我的工作環境當然不是如此天堂,能想像到的網咖特色全包了;煙氣迷霧菸漫天、流氓太保中二混學生、
狹窄空間、骯髒的店面等等,每日所要面對的人事物一成不變,回家的衣服菸味重到完全無法掩蓋還需要另外泡水清洗,在這裡前前後後加起來上班時間大約
3個數月左右,但光是這段時日深深感受到身體被破壞而難以修復的地步。
 
    會讓我難以放手的主要原因─工作輕鬆。從一開始踏入職場到那時候,還真的沒做過如此輕鬆愜意的工作,最麻煩的只有做飯而已,客人點什麼就做什麼,
加上這家網咖是小店面,主要客源都是常客,會點的就是那幾樣(蛋包飯/水餃/炒飯/炒泡麵之類的),如果到吃飯時間或是集體開台會有些忙碌,
其餘的時間幾乎都是自己的,那時候還能帶著自己的筆電做功課或是看電視,大不了最基本的清理工作環境倒倒垃圾罷了!沒什麼難度。
    最困難的莫過於人際!
玩電腦沒什麼,到網咖其實也沒什麼,真正讓地點複雜起來的依舊是人。
起初還能應付,畢竟老闆、店長給予我特權,自然在於某些情況也能囂張一些,
比如:
1.有客人非常喜歡賒帳,欠了好多次都沒還,店長特別叮嚀要我催這位客人的款項;討債自然是嘴裡不饒人了!
2.有個遊民生活的客人,喜歡跟櫃小姐打情罵俏、說花俏的話,直接稱呼你妹妹、還是未經同意直接收櫃台小姐為乾妹妹的怪人,很喜歡藉由找錢或是拿飲料摸手吃點豆腐。
諸如此類的情況,這些老闆與店長默認我的行為,換個角度想也是需要有個人當黑面。
一直到後來,店裡來了一個據說被區經理從南部總店趕到本小店的紙老虎混混 一切就有所不同。
這位紙老虎一進門有如熟客一般,跟所有人談笑風生、勾肩搭背、裝熟,上門沒多少次就開始與櫃台小姐搭話送禮,還很喜歡靠近櫃台趁至走進後台(結帳區),
模仿所有熟客的特性,比如:直接坐在位子上喊餐加時間、沒付款卻要求包台或包月、擅自走到後台跟小姐搭話、喜歡吃豆腐(摸手或是故意靠很近)等等。
當時興許是仗著老闆有背景、店長給特權,自然我對他沒有好臉色,特別是在他帶著幾個麻煩客人來店裡用開台後更加反感。
好比他帶著兩個非常唯唯諾諾的小弟,儘管這兩個弟弟對我極客氣,但這位紙老虎是故意帶人過來施壓威迫的,一附我就是大爺你要給我最高級的五星服務,
完全不照鏡子或是秤秤自己幾兩重。
有一次居然帶著一個完全不會用電腦的客人過來,連滑鼠都不會用、基本點圖示都不會,強烈要求我幫他這位朋友服務弄好好的,弄到只需要像是在看無廣告的電視一般,
而我們的系統沒有這個服務。
三個大男人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
「阿!我就不會用電腦阿!你都給我用好好的我直接看啦!」
「妳就把他弄好就好!什麼都不要動像看電視一樣!」
這段期間紙老虎跟他朋友故意有意無意的非常靠近弄電腦的我,他的朋友趁至還故意不離開座位,紙老虎則是從我右後方貼近,等於是這兩個人左右夾擊我的感覺。
經過諸多事情後,可以說跟這位紙老虎先生槓上了!我已經沒辦法像店長那樣笑笑的打發他、也從未讓他碰到我的身體,更無法接受他對我們服務人員的態度如同像是酒店小姐一樣。
遵循著服務業的禮節,髒話與姿態自然是不可對客人太糟糕! 基於自身安全上到是沒有太客氣! 經過幾次唇槍舌戰,紙老虎次次居下風(從來沒贏過)後,他開始轉向其他方法對付我,
比如自己為人脈很好開始巴結所有客人,想集合多數人的輿論,來批評我的服務態度很差。或是故意找更多麻煩,注意我的一舉一動,假設有任何他覺得不妥的問題,馬上跟老闆告狀。
      老闆和幾個老顧客還為了這件事情跟我們兩人雙方溝通,在某一次面對溝通時,老闆希望我們握手言和,雙方道歉就此了事。事情談判大約進展至紙老虎先道歉的部分時,我深深覺得
對方沒有任何道歉的意味在,還說了一句讓我更加生氣的話
「妹阿!你說我找你麻煩!?很多人都說妳服務態度很差好嘛!?像你這幾天就表現很好啊!大家好好的不是很好嗎?」
話都是你在講,說我服務很差的人只有你好嗎!? 就算真的態度差也是有原因的,欠款不繳就要開台持續欠下去,酒錢餐錢也是,當我們這裡的服務人員是酒店的也需要忍氣吞聲嘛!?
當然我自然是沒有道歉,當下也沒有忍耐住直接反駁回去,從沒在辯論中贏過我的紙老虎面子自然是更掛不住,更不用談他還用極度大的聲音吸引其他客人的注意力了!
     而這次紙老虎怒氣難平的想要我屈服,等老闆離開店面後,紙老虎又擅自走到後台的洗手台處,故意背對攝影機用只讓我聽的到的聲音對我說:「妹ㄚ!妳態度這麼差!你最好下班給我小心!回家最好不要給我堵到!(台語)」說完還把我們洗手台裡面的桶子用力的摔到地面破成兩半,當下也沒有挺身而出的常客,所有的客人無視劇情發展繼續遊戲。
而我呢? 內心雖然叫囂著危險與驚恐,依舊面不改色的拿起公司電話邊按著110邊跟紙老虎說:「你現在恐嚇我,對我施語言暴力,又在店裡面鬧事。足以構成犯罪,我請警察來處理。」
聽到我報警後,紙老虎發揮我給他的暱稱,氣急敗壞地跑走了! 本以為他只是跑掉而已,沒想到.....是跑去拍老闆家的門,聽說邊用力拍還邊靠么說:「你們家妹ㄚ給我報警啦!!!」
    畢竟經營的是特殊場合,老闆自己也有背景等等問題,最基本的店面房子與水電似乎也沒繳清,所以聽到我報警後不太高興。順帶一提,當我拿公司電話打去警察局的時候是不通的,
完全阻斷跟警方的聯繫,還是用我自己的手機報警;警察局很近卻將近1X分鐘才到場,對於事件發展與調查也不是很積極,頂多問我紙老虎的長相與特徵,而且沒有對方的真實名字也無法備案,
只不過形式上給個表面工夫說會在附近多巡查幾次。
 
    那三天回家途中處於一種提心吊膽的心情,還一度懷疑是否被跟蹤或是機車上有裝追蹤器之類的(電影看太多),雖然有個常客那兩天陪我下班騎一段路,但是越想越害怕第六感覺得越來越不對,
想要馬上脫離這樣的工作地點.........最後上班的天直接在跟店長接班的時候提出辭職的要求,老闆跟店長都能理解,沒什麼負擔的離開了!而驚悚的在後面!!!
在我離職後某天,店長賠罪的與我聯繫說要請我吃飯,也是在那事後知道所有的事態發展。
   事情是這樣的! 在我離職的隔一天晚上,依照原本排班的預定必定是我正常的上工時間,然而有個國小生常客的爸爸帶著人與棍棒來砸店!!!就連老闆有背景的也差點被揍!
這位父親帶著自家小孩子們來砸店的原因沒有其他,單純不喜歡自己的小孩子上網咖,不過這對兄弟的母親希望藉由這間網咖店來看小孩,單親家庭嘛!各種因素。
如此一來,小孩子們上網咖的錢與點數自然由母愛付款,還是用欠債的方式;簡單說兄弟想要開台增加時間或是買遊戲點數,直接到櫃台跟我們說並且記帳,事後孩子的媽就會支付上一個月的網咖開銷。
環境下的成長,這對兄弟養成會撒謊的習慣,常常來騙我們說:「我媽媽答應我買點數」「我媽媽答應我加時間」,導致於後期我要求他們自己在帳簿上簽名,以免孩子的媽都不認帳,有其母必有其子。
最後還希望讓我們櫃台小姐們聯手騙孩子們的親爹!
有一次跟我提議:「大姊姊!你好親切人好好!幫我跟八八打電話說,我們兩個在學校附近的補習班好嗎?」
我:「這樣騙你們爸爸不太好喔!你們爸爸也是擔心你們晚了還沒回家阿!趕快回去吧」
兄弟:「可是我們爸爸很兇,打我們都很痛很大力」
我:「那也是擔心你們愛你們阿!趕快回去吧!」
另外有次還要求我裝學校老師簽寫聯絡簿或是字條,這也是砸店的原因之一!
     因為兄弟常常裝可憐,大家看他們年紀小,自然有年長的常客幫他們做假.....就連我們老闆也不外乎幫忙簽名寫評語......
紙包不住火,事情爆發就在我離職的隔天晚上,老爹帶著兄弟倆與自己的小弟上門砸店,把簽過字條偽裝成學校老師的常客打到送醫院,
怎麼知道是哪幾個簽名的? 當然是兄弟指認的!
老闆要不是夠大咖加上有個兄弟老爹的好友在現場,聽說也難逃棍棒拳腳......
 
    店長當日也爆料了不少八卦,像是區經理其實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~ 紙老虎又被趕到其他店面啦~
紙老虎會對我這麼有意見其中一個原因是有個大咖的常客說:「妹ㄚ是我認得乾妹妹不准動她!」(聽說有點像是我是他女人的口氣),兩個人當天喝了酒據說還有打架啦~
老闆跟一個叫做小紅的常客有很親密的關係,老闆每次開房間都給小紅$1000當作的費用,而小紅還有一個頗有年紀的兒子啦~
 
    聽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心理鬆了口氣........幸好逃的走!
身為一個家庭平凡單純的人與黑白兩道勾結上了 生活只會變得更加複雜化 而我從始至終只求安穩簡單平凡
縱使有挑戰 也是在我能力範圍內 讓自我能更加成長的考驗
這次的工作真是危險邊緣見所不知道的世界啊! 讓家人與朋友擔心 也把身體搞壞(吸太多二手菸) 得不償失!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